是生是死,浑然不知。

夜晚的时间适合做梦。

不适合思考。

会让我陷入一种人间孤独。 ​​​​

 

在lofter开了一个小号更逆水寒的同人文。
想不到收获了一个追更的小粉丝。

真是超愉快啊。
和她聊天,讨论小说内容,人物,特别期待她能回复我的私信。

好想告诉她。
我收到你的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我都要放弃了……
写的东西没有人看,没有人爱。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坚持。每天每天打开电脑都在自我怀疑。
产粮也好,原创也好。

能被喜欢,真是太好了。
感觉,我又有动力了。
就像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一样,努力的码字!

 

有栖川有栖 彩虹村的秘密——读后

有栖川有栖的作品读的不够多,但是从读过的版本来看,他一直保持了自己的温吞如水的平淡感。
小说在进行了三章左右才有了杀人现场,而且现场也没有过多的细节描述。
本文应该读者范围应该是12-15岁年龄段的少年。

不得不是说从一开始就已经猜到作案的嫌疑人和作案动机了。
许愿池谈到的战争残留,还有深山老林,还有扛着单反在林子里跑来跑去的所谓的”摄影家“。
日剧类型看多了,大致的套路早都已经形成了思维定式。
最开始出现的角色也成了一开始就怀疑的对象。

但是从人物的表现来看,还是非常喜欢描绘的主人公。
喜欢推理小说的上月秀介也好,还是古灵精怪一心当刑警的女主二宫优希,两个小孩子的聪明和活泼都描写的很棒。

不得不说...

 

2018年6月15日

一日在反复呕吐,无法进食开始。
睡醒之后身体沉重,浑浑噩噩。
打开电脑调出文档,然后关掉。
打开游戏。刷游戏。
昨夜噩梦缠身,极力挣扎。
梦见曾经就读过得学校,同学们的冷言冷语和自己无奈之下的抗争。
庆幸那些痛苦从未忘记过。
摁倒在地上,辱骂,被迫食垃圾……似乎欺凌成了唯一可以证明自己强大的乐趣。
在梦中挣扎,呼救。
反复之下,终于得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醒来之后又是一日。
反复呕吐,无法进食。夜间无法入眠,心口总觉得压着一块石头,无法抗争。
会好的。会好的。
光芒太过微弱,抓不住。
会好的,会好的。
或许真的会好。

 

2018年6月13日

一夜失眠。
听歌,听书。
毫无作用。
夜晚雨声大作,原本是合适入睡的环境。
我失眠欲盛。
我一直认为,皮疹就像是锈癍。先是从胯骨开始生出,继而转到腰腹。再从腰腹向四肢发展,扩张。
但是它从来不长在脸上。
以至于让一个人不得不用衣物去遮盖和掩饰这些瘢痕。
像一块生了锈的铁,一定要刮去它的锈迹。
除了脸之外,剩下全部都是生了锈的身躯。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将化成灰烬。
如同一块生锈了的铁皮人。

 

抑郁是一剂令我无法抗拒,却又上瘾的毒药。
我寻找过很多原因,试图做一个解释。
原生家庭、性格养成、校园暴力,亦或是经过的一些不好的事情。

然而那些曾经,应该随着时间流逝,慢慢被遗忘。我的痛苦伴随着今后生活之中拥有的爱情、亲情、友情而被包容,软化。
成为保护着心脏的胸骨。

我克制不住,涌出那些恶意。猜忌身边待我友好的人,带着嫉恨、怨怒。
白天是面具之上的善意,夜晚就是丑恶的魔鬼。

始终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变成这般令人作呕的模样。嵌在骨子里的,已经和全身的血肉融合,变成日日汲取养分赖以生存的必须品。
厌恨,暴躁。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会将所有我爱的人伤得体无完肤。
一面吸着名为抑郁的毒药,一面拼命的戒掉它。
自暴自弃的活下...

 
2018/6/1 2  

残雪金蛇卷人物小传——陆月容篇


“世人皆知七杀刀无恶不作,自己就一定是清白的吗?”

陆月容,生于归元三百四十四年斋祭(五月)六日。
生父巽风国大商户之主陆淮,生母巽风国碧落兽耳猫分族普通织女。
长庶女,另有一弟,长庶子陆羽寻。
样貌如其母,幼年略显清秀可爱。成年之后因所修炼武学,样貌气质均有所改变。
冷傲略有些妖冶。
归元三百五十八年,“逸怀谷屠门案”幸存者之一。杀手红眼在善后之时发现陆月容,将其带至“金蛇刀”张依依身边,被张依依收养。
成为金蛇刀继承人。
归元三百六十九年,陆月容以【赤蛇】身份重出江湖。
黑市暗杀榜排行第一。
【明律司前任掌之刑使黑老被杀案】指认凶手。
【梅庄杀人案】指认凶手。
【现任庄蝉语山庄——庄主时雨蕲遇刺事件】指认凶手...

 

2017-11-5

明明还是很开心来着。
结果……
我又开始变丧了。
“丧文化”一点都不好,混吃等死,负面爆棚。
总觉得内心住着一头小恶魔,想着法儿的跳出来要弄死我。

开口交流之前,先是自卑,自我否定。总要想,我说出来的话和观点,被人否认打脸。
我是个没读过书,或者是自认为读过书的愚民。

家里添了一小盆草,问了卖花农三四遍名字叫什么,一转眼就忘掉了。记性变得越来越差,头、肩膀、身体各个方面都在痛。

老唐让我去医院检查,我拒绝。一直拼命在摇头。看着别人哪怕和我一样的生活状态,也每天都在积极的做各种事情,积极的活着。我却总在想要结束吧,快点结束吧……
天气变差了,我又做了什么事情让老天爷不开心了吗?

昨天和老唐去看雷神3,回家的路上月亮...

 

睡醒了之后就是写文。

感觉好不真实。

像是聊天和写文工作以及和家人在一起都是在梦里发生的事情。除了睡觉和床榻是真实的触感之外。几乎无法确认周围的一切。
嗜睡症又开始发作。
一段时间无法入眠之后接下来就是长久的入睡。
二十四小时被切割成了六个小时的时间用于辨别清醒,环境,我的猫,还有人。
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陷入睡梦之中。
幻境与真实的差距变得模糊不清,孰真孰假……是否和我有关?
这也是长时间的入睡导致无法确认的事情了。

 

有时候我非常痛恨周围的人。

无法和我保持长久的友谊,却又各种机缘巧合的和我相遇。

热络之后变成了冷淡尚且带着余温的灰烬。

我看着曾经炙热燃烧的情感,守着这点余温患得患失痛苦不堪。

变成了疯狂,执念充满怨恨的怪物。

憎恶的嫉妒着那些快乐鲜活的生命。

猜忌着周遭的一切。


我是个渴望相爱的怪物。

惧怕着火焰却疯狂迷恋的野兽。

悲伤成为了我的牙齿,

痛苦化身为我的双足。

人类的皮囊成为束缚我的枷锁,

世间在燃烧。

灼烫着我的肌肤,啃噬我的手指。

撕扯我的眼球和舌头。

微笑吧。

微笑啊……

你要快乐啊!


 

© 椴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