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生是死,浑然不知。
 

2018年6月15日

一日在反复呕吐,无法进食开始。
睡醒之后身体沉重,浑浑噩噩。
打开电脑调出文档,然后关掉。
打开游戏。刷游戏。
昨夜噩梦缠身,极力挣扎。
梦见曾经就读过得学校,同学们的冷言冷语和自己无奈之下的抗争。
庆幸那些痛苦从未忘记过。
摁倒在地上,辱骂,被迫食垃圾……似乎欺凌成了唯一可以证明自己强大的乐趣。
在梦中挣扎,呼救。
反复之下,终于得以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醒来之后又是一日。
反复呕吐,无法进食。夜间无法入眠,心口总觉得压着一块石头,无法抗争。
会好的。会好的。
光芒太过微弱,抓不住。
会好的,会好的。
或许真的会好。

查看全文

2018年6月13日

一夜失眠。
听歌,听书。
毫无作用。
夜晚雨声大作,原本是合适入睡的环境。
我失眠欲盛。
我一直认为,皮疹就像是锈癍。先是从胯骨开始生出,继而转到腰腹。再从腰腹向四肢发展,扩张。
但是它从来不长在脸上。
以至于让一个人不得不用衣物去遮盖和掩饰这些瘢痕。
像一块生了锈的铁,一定要刮去它的锈迹。
除了脸之外,剩下全部都是生了锈的身躯。
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将化成灰烬。
如同一块生锈了的铁皮人。

查看全文

抑郁是一剂令我无法抗拒,却又上瘾的毒药。
我寻找过很多原因,试图做一个解释。
原生家庭、性格养成、校园暴力,亦或是经过的一些不好的事情。

然而那些曾经,应该随着时间流逝,慢慢被遗忘。我的痛苦伴随着今后生活之中拥有的爱情、亲情、友情而被包容,软化。
成为保护着心脏的胸骨。

我克制不住,涌出那些恶意。猜忌身边待我友好的人,带着嫉恨、怨怒。
白天是面具之上的善意,夜晚就是丑恶的魔鬼。

始终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变成这般令人作呕的模样。嵌在骨子里的,已经和全身的血肉融合,变成日日汲取养分赖以生存的必须品。
厌恨,暴躁。

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我会将所有我爱的人伤得体无完肤。
一面吸着名为抑郁的毒药,一面拼命的戒掉它。
自暴自弃的活下去。

今天依旧是开心的一天。

查看全文

残雪金蛇卷人物小传——陆月容篇


“世人皆知七杀刀无恶不作,自己就一定是清白的吗?”

陆月容,生于归元三百四十四年斋祭(五月)六日。
生父巽风国大商户之主陆淮,生母巽风国碧落兽耳猫分族普通织女。
长庶女,另有一弟,长庶子陆羽寻。
样貌如其母,幼年略显清秀可爱。成年之后因所修炼武学,样貌气质均有所改变。
冷傲略有些妖冶。
归元三百五十八年,“逸怀谷屠门案”幸存者之一。杀手红眼在善后之时发现陆月容,将其带至“金蛇刀”张依依身边,被张依依收养。
成为金蛇刀继承人。
归元三百六十九年,陆月容以【赤蛇】身份重出江湖。
黑市暗杀榜排行第一。
【明律司前任掌之刑使黑老被杀案】指认凶手。
【梅庄杀人案】指认凶手。
【现任庄蝉语山庄——庄主时雨蕲遇刺事件】指认凶手。
【偃师门主唐玄玉毒杀案未遂】指认凶手。
【东凰教圣女尤师儿被害案】指认凶手。
武林集会之中,杀人无数。
寻长僧无念,璇玑门大大小小分门均被血洗。
璇玑门五位德高望重的长者死于其手。
江湖侠义者,遇金蛇刀者,皆死于其手。
行踪诡谲,捉摸不定。
此乃武林司登记在册的卷宗所述。

江湖之中一定要有人说他了解陆月容,这个人一定不存在。
但陆月容一定会找的人,姓唐。
如果说有人一定会在一个地方等着陆月容,那么这个地方一定会是云滇。
等待的人,一定是东凰教的教主凰玉桐。
曾经的小师妹成为了悬壶济世的红衣素问,亲弟弟则拜入秦山门下成为秦山弟子。
在陆月容的记忆之中,感情从来都是她要做的事情的附属品。
第一件事:找到百伤刀空拳,替黑白刀判官复仇。
第二件事:向整个江湖复仇。
前任金蛇刀张依依是她的师父和养母,她化名金香儿藏身在云滇东凰教。陆月容对她最深刻也是唯一的印象是她又老又疯狂的脸。
逸怀谷屠门案中幸存的孤儿之一,幼年的悲惨遭遇让陆月容消去了所有的喜怒哀乐,修习《残血诀》对生与死的观念薄弱。
“金蛇刀”成为了她人生之中唯一活下去的目标和动力。
踏入江湖之后,她遵循着师父死前给予的指示,在江湖之上掀起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恐慌。
“七杀刀”再现江湖。
陆月容不杀梅家,梅家上下因她而死。
陆月容不杀黑老,黑老因她而死。
唐玄玉与她毫无瓜葛,因她而死。
东凰教圣女尤师儿也算的上同她一起长大,因她而死。
江湖之中大大小小的门派,因她的出现而消失。
只因为她是金蛇刀赤蛇,所以江湖上的人都认为她该死。
璇玑门五大长者临死前,每人问了她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
陆月容没有回答。
她也回答不出。
她对这个江湖并没有感情,自然也不存在仇恨。
她所做的一切也仅仅是因为她的师父也是养母——张依依,给她定好的人生目标。
唐翎星的的出现,是意外之中的事情。
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
第一次有人对她说:世人都不是干净的,有人该死,有人不该死。
第一次有人对着她说:你笑一笑会更好看。
亲弟弟陆羽寻在寻找了她多年之后在相认的第一句话劝她抛弃过往上秦山拜名门正派为师门。
小师妹颜清秋与她一战,被陆月容逼至死地仍然不改劝说她弃暗投明。
然而对于陆月容来说,何为暗,何为明?
武林中纷繁复杂的案件真相水落石出,武林司执掌司主容斋成为众矢之的。
陆月容却在众武林人士围攻武林司之时出手相救。
众人不解,容斋更不解。
对于容斋来说,他是所有一切的罪魁祸首。逼迫七杀刀自相残杀,制造各种惨案使得无数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如果没有当年的逸怀谷屠门案,陆月容肯定不会成为金蛇刀。
陆月容理应杀了他。
陆月容没有解释。
唐翎星前去云滇寻找她,问她缘由。
代替她回答的是东凰教教主凰玉桐。
这是一个陈述句,也是一个反问句。
“白雪是洁白的,就一定是干净的么。”
凰玉桐说完这句话,在当夜身中剧毒而死。
陆月容出逃东凰教,从此浪迹江湖。

【完】

查看全文

2017-11-5

明明还是很开心来着。
结果……
我又开始变丧了。
“丧文化”一点都不好,混吃等死,负面爆棚。
总觉得内心住着一头小恶魔,想着法儿的跳出来要弄死我。

开口交流之前,先是自卑,自我否定。总要想,我说出来的话和观点,被人否认打脸。
我是个没读过书,或者是自认为读过书的愚民。

家里添了一小盆草,问了卖花农三四遍名字叫什么,一转眼就忘掉了。记性变得越来越差,头、肩膀、身体各个方面都在痛。

老唐让我去医院检查,我拒绝。一直拼命在摇头。看着别人哪怕和我一样的生活状态,也每天都在积极的做各种事情,积极的活着。我却总在想要结束吧,快点结束吧……
天气变差了,我又做了什么事情让老天爷不开心了吗?

昨天和老唐去看雷神3,回家的路上月亮又大又圆。云层在流动,从三两片柳絮般慢慢集结成了厚重的一层。夜空偶尔露出来一个洞,黑色之中又有蓝色混淆。
我一直盯着那层黑黢黢的洞,洞没有底,也看不到星星。
还没有去过海边呢。
浅海之中偶尔也会露出像云层空洞这样的景致。
底下是不是有一头鲸鱼?

死ん  だらいい。

查看全文

睡醒了之后就是写文。

感觉好不真实。

像是聊天和写文工作以及和家人在一起都是在梦里发生的事情。除了睡觉和床榻是真实的触感之外。几乎无法确认周围的一切。
嗜睡症又开始发作。
一段时间无法入眠之后接下来就是长久的入睡。
二十四小时被切割成了六个小时的时间用于辨别清醒,环境,我的猫,还有人。
剩下的时间全部用来陷入睡梦之中。
幻境与真实的差距变得模糊不清,孰真孰假……是否和我有关?
这也是长时间的入睡导致无法确认的事情了。

查看全文

一首好听的歌。

人总有七情六欲。
喜、怒、忧、思、悲、恐、惊。是谓七情。
见欲、听欲、香欲、味欲、触欲、意欲。是谓六欲。
可我仅有悲恐二情,只意一欲。
如此见得,我是个七情不全,六欲残缺之人。
若是能做一颗树,扎根土地,只需水与阳光,便可活得滋润。
若是能做一缕风,随来随去,自然流动,便可过的快活。
若是能做一束光,鲜艳明亮,炙热温暖,便可喜乐无比。
我做不得水流,做不得草木,做不得清风,做不得暖日……
是人,生得痛苦。

有时候我非常痛恨周围的人。

无法和我保持长久的友谊,却又各种机缘巧合的和我相遇。

热络之后变成了冷淡尚且带着余温的灰烬。

我看着曾经炙热燃烧的情感,守着这点余温患得患失痛苦不堪。

变成了疯狂,执念充满怨恨的怪物。

憎恶的嫉妒着那些快乐鲜活的生命。

猜忌着周遭的一切。

 

我是个渴望相爱的怪物。

惧怕着火焰却疯狂迷恋的野兽。

悲伤成为了我的牙齿,

痛苦化身为我的双足。

人类的皮囊成为束缚我的枷锁,

世间在燃烧。

灼烫着我的肌肤,啃噬我的手指。

撕扯我的眼球和舌头。

微笑吧。

微笑啊……

你要快乐啊!

 

查看全文

凌晨做了噩梦。
一下子惊醒。
端着杯子出去找水喝,存水的热水壶里空空如也。
重新回到床上。
头痛,身体很痛。
仿佛有人在睡梦中掐住了我的脖子。
he want me to die in the hell.

查看全文
 
© 椴蘅 | Powered by LOFTER